成绩预期 Grade Expectations

成绩预期

 

每年秋季的这个时候,我们都能收到一些已经收到第一个文章或考试成绩的大一学生的反馈,并且他们有些恐慌。他们担心他们的亲人 看到成绩不如预期后的反应。所以现在是时候来重申这个我们每年要多次谈论的话题—成绩预期。

 

更实际的谈论成绩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助您的孩子,甚至是帮助您,减轻压力和焦虑。

 

关于成绩的讨论,我们列举了学校里一些教育专家的观点和建议:克里斯·布坎南博士,常务副院长,分管学术咨询辅导,心理学教授。以及詹姆斯·雷珀博士,学校咨询中心主管。学术咨询辅导中心和学校咨询中心了解了很多学生们因成绩引起的问题,压力和焦虑。这两个部门在辅导咨询学生们关于学习成绩的问题上有着丰富的经验。(作为学术辅导员,我也会给出一些建议)。

 

那让我们来谈谈学习成绩吧。布坎南院长这样说过:

 

“每当我听到有家长说他们期望孩子的GPA是4.0的时候,我都感到不可思议”

 

我觉得阐明一下维克森林的成绩是怎样定义的可能会对您有帮助。大学不是高中,这里和您孩子之前的高中有很大的不同。来自本科指南:

 

“对大多数课有本科学分的课程来说,共有十二档期末成绩:A (极其优秀), A-, B+, B (优秀), B-, C+, C (良好), C-, D+, D, D- (及格), and F (不及格).”

 

现在让我们来深入了解一下。A是极其优秀,B是优秀,C是良好。C的等地并不代表不及格。重申一遍:C的等地并不代表不及格。

 

所以如果您或者您的学生还在使用高中成绩作为参照,请考虑适时的转变或者放弃您的预期。因为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在大学里还像在他们的高中一样,在所有的学科里表现优异。这里总有一些课会很艰难,因为课程的难度和进度都提高了。

 

现实生活中的例子:我上过一节维克非常难的生物课。我以为我的成绩在期末考试之前是B,C或者D。这是一个不断挑战我极限的课程。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最后也只是保证了没有挂科。相信我,我真的对这个成绩很满足了。我担心我父母的反应,我也知道我们很多学生现在都很担心他们父母的反应。 然后随着10月中旬发布的期中成绩将会加剧学生们的担心和忧虑。

 

许多学生希望能复制他们优秀的高中成绩,因此都感受到较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可能是真实的,抑或想象中的,这也将增添他们肩膀上的巨大压力。努力争取较好的成绩A(或者甚至是A和B)常常需要付出代价——为了获得相应的成绩,在整个过程中,你可能需要放弃许多较难感触到的、但却是实实在在重要的事情。布坎南院长如是说:

 

“对于父母和家庭成员来说,期望他们的孩子在课堂上尽力而为,在此之外,也应该让孩子努力获取更健康与平衡的生活,包括睡眠、锻炼、交友、课余活动等,这是一种更好的教育方式。”

 

当学生们一直在学习的时候,他们不会茁壮成长。当他们感受到要比那些在一个舒适平衡生活方式背景下努力的同学得到更高的分数的时候,学生们也不会茁壮成长。我们的学生们通常可以得到较好的工作,或以优异的成绩进入研究生项目。

 

在我担任学术顾问的这段时间内,我看到来我办公室的同学们都对成绩感到很有压力。有些人把所有的精力和空余时间都投入到学习中,其中的代价是无法结交朋友、无法参与其他课余活动,这可能会导致不快乐。这种不快乐的情绪可能会产生导致其他问题——比如未能保持合理睡眠,缺乏生活其他方面的乐趣,未能参与给雷校园活动(甚至没有空到学生健康中心或学校咨询中心,只是因为“我没有时间——我需要学习!”)——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们认为在指定的考试中,他们必须拿到一个A.

 

可是为了拿到一个A,或者拼命学习为了取得良好的GPA真的值得你放弃身体和精神的良好状态码?

 

当学生们能在校园里找到“一群人”的时候,他们最能茁壮成长——无论是参与课外活动、校园运动会、讲座、志愿者等等。如果你的孩子一心一意追求成绩,他或者她可能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朋友群体,无法拥有崭新的体验,也无法利用我们所有的资源。变得全面和寻找健康学习的平衡点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你觉得除了学习以外什么都做不好,那就很难找到平衡。

 

别误解,我并不是想说成绩并不重要,它们当然很重要。但我们需要找寻平衡。

 

但我们什么时候应该关心成绩呢?布坎南院长这样解释道:

 “在所有学科以及在本专业上,学生们需要取得2.0的绩点才能毕业,因此清晰可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应该去期待孩子们得到一个好的成绩。在我们的办公室里,当学生们在成绩上得到一个或多个D 或者F时,我们会较为担心。尽管探究其中的原因尤为重要,但如果一个孩子在所有或者大多数科目中总是拿C,父母的担心也是合理的。

 

如果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没能发挥出自身潜能,我建议他们先对孩子表示关心,可询问孩子一切是否正常,询问孩子是否有什么事情阻碍了他们拼劲全力。亲切的关怀和询问有助于孩子们敞开心扉,而不是简单地给孩子们压力,并暗示孩子们他们并没有让父母开心,或并没有达到父母的期望。

 

我们强烈的呼吁学生自己可以通过以下途径寻求帮助:他们的教授,学术咨询中心,学习帮助中心,和其他学术资源。总之,表现出关爱和帮助会比表现出没达到某个GPA分数要求的失望更可能的帮助学生。

   

作为一个学术辅导员,我想为布坎南副院长做一些补充说明:对于大一的新生来说,他们还在学习大学学习的新常态,这比高中要难很多。对于低年级学术来说,看到比高中成绩单上更低的成绩并不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我在期中成绩上看到过很多B和C,甚至是一些D. 我经验告诉我,第一学期的成绩通常是最差的,并且在学生们了解了课程的希望和学会更好的时间管理之后,成绩会有所提升。

   

我不认为C或者D可以是恐慌的理由。我把这些当做是一个发现问题的机会,并且告诉他们一些学校里可以帮助他们的资源,比如学术咨询中心(OAA)和学习帮助中心(LAC)。请考虑去寻求帮助。

   

分数是怎么样在情绪上影响学生的呢?詹姆斯·雷珀博士和他的同事每年都会遇到很多对成绩产生压力和焦虑的学生。一些来自雷珀博士的想法:

“我认为诚然在大学为了好的成绩而努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是,关于大学生们更有趣的现象是,他们对自身和自己的工作更加严格要求,同时又在他人面前表现出轻松的样子(按照他们的说法“人生赢家”)”。

强烈的自我批判和连续的焦虑周期,会经常让学生们并不能激发出自己的潜能。我通常在和我的学生讨论时把他们的学习方法描述成“咬牙切齿”。

我们—和学习帮助中心和学术咨询中心一起—一般会鼓励学生去选择更平衡的学习生活安排。多些休息来参与一些有利于健康的活动。这不是拖延,而是自我调成,放松,充电,让你可以带着更好的情绪和状态投入工作和学习。

 

我们也要求学生去理智的看待他们觉得“必须”达到的成绩。我们希望他们去考虑“如果只拿了个B或者C”对我的现实生活又有什么影响呢?它真的会带来不好的,不可改变的,或者严重的后果吗?

 

这个练习的重点并不是鼓励学生去追求一个B或C的成绩。意图是让许多学生清楚的意识到他们所具有的不切实际的完美主义,实际上妨碍了学生在学术成绩上的表现。
如果学生可以放松自己的情绪,他们常常会发现自己在学术上才能做到最好。“

多年来,我们经常听到学生们表示,他们害怕父母的愤怒,失望,惩罚,或由于成绩而指责他们浪费精力和金钱(或学费)。你的学生在讨论成绩时需要的是你的理解和关心,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和教育。

 

所以Deac家族,我们将告诉你如何帮助你的学生才是正确的。

不要太关注成绩本身,要关注学生的努力和付出。

在询问的过程中表达出你的关心和顾虑。

问您的孩子,在某节课上拿到了C或者D,难道真的会改变他们余生一辈子的人生道路吗?。

分享你的个人经历,当你之前拿到不好的成绩时,你是如何应对并且说服自己的。

让他们看到你对他们的爱,而不是他们的GPA(或他们的专业,或预期的职业等)

帮助他们用正确的态度来看待成绩。

告诉他们,你并不期待他们成为完美的人 – 他们也不应该觉得自己应该是完美的。

如果你能帮助你的学生分担压力(真实的或想象的),那么可能会使他们能够更清醒地思考,如果他们获得特定的成绩或GPA,你的反应就不会让他们觉得可怕。将心比心,请站在学生的角度上考虑一些问题。


以上这些将会是学生梦寐以求的想法。